針藥並治一例情志病

女,智利人,二十九歲,生物學博士生,自訴一星期前情緒過於激動,過度悲傷及憤怒,隔天醒來時,兩腳無力,無法控制肢體,言語不清,平時全身肌肉僵硬、易便秘,偶爾會頭痛、頭暈,舌質紅點多,脈稍滑。

生氣.jpg初診:針大陵、太衝、內關、地機、印堂、神庭、廉泉。

二診:好轉。藥服風引湯(飯後),針刺地機、太衝、足三里、內關、風市、印堂、神庭、舌三針。

三診:恢復良好,言語清楚,可自己走路。針藥同上。

大陵瀉心包鬱火,太衝疏肝解鬱,內關、神庭、印堂安神鎮定,地機止思慮,風市、足三里提高腿部肌力,舌三針改善言語障礙。

患者怒氣上攻,肝陽上亢,用風引湯的金石藥物清涼重鎮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