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內經》論針灸調肝

《靈樞.厥病》:“厥心痛,色蒼蒼如死狀,終日不得太息,肝心痛也,取之行間、太衝。”

注:從五臟針法的體系而言,五臟的經脈都能治心痛,那就要看哪一條經脈出了問題,《靈樞.厥病》說大都、太白可治,然谷、太溪可治,魚際、太淵也可治,這就得看哪一個臟或經脈有堵到。這裡會用到行間、太衝,主要是因為這個人面色蒼青如死灰,體現出肝陰外泄,需要調肝經來使恢復肝臟的功能。

《靈樞.厥病》:“厥頭痛,頭脈痛,心悲善泣,視頭動脈反盛者,刺盡去血,後調足厥陰。”

注:頭痛病證有標本層次,心悲善泣是肝氣鬱結實證,體內自然產生肺金的悲泣來制約肝木,所以治厥陰肝木是治本,而在頭上刺絡放血是治標,標本併治才能延長針灸療效。

《靈樞.雜病》:“心痛引小腹滿,上下無常處,便溲難,刺足厥陰。”

注:“上下無常處”是內風的特點,而內風則是厥陰肝木失調引起的,必當調足厥陰肝經。重點不在足厥陰能治心痛、少腹脹痛、大小便困難,調足厥陰主要是處理“上下無常處”這個病證。

肝經.gif

《靈樞.雜病》:“小腹滿大,上走胃,至心,淅淅身時寒熱,小便不利,取足厥陰。”

注:下腹痛至胸部,小便不利,屬於裏證,但不見得必要用足厥陰,足太陰、足少陰也都可能會用到,然而“淅淅身時寒熱”是外風表證,從足三陰經來挑的話,首選足厥陰肝經,在天曰風,在地曰木,在人曰肝,無論內風或外風,都必須調理肝。

《靈樞.雜病》:“腰痛,…痛上熱,取足厥陰。”

注:此段的前面是“腰痛,痛上寒,取足太陽陽明。”意思是說,腰痛,上部發涼,可溫通多氣多血的經脈(足太陽陽明),如果是腰痛,上部發熱,可取足厥陰肝經,然而《素問.刺腰痛篇》有說到:“腰痛…中熱而喘,刺足少陰…上熱,刺足太陰。”這說明發熱腰痛者,還可考慮到足三陰經,可能是陰虛發熱的腰痛,或者濕熱型腰痛,具體還是要辨經、辨證才能決定治療。

《素問.痿論》:“肝主身之筋膜……肝氣熱,則膽泄口苦筋膜乾,筋膜乾則筋急而攣,發為筋痿。……各補其滎,而通其俞,則病已矣。”

注:《西溪書屋夜話錄》:“肝氣,肝風,肝火,三者同出而異名。”肝氣鬱結化火,火邪傷陰則風動,所以肝氣熱的原本問題是肝氣鬱結,疏肝調氣是治本,法用行間、太衝倒馬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