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 tcmwen 的所有文章

針刺通經絡,臥則血歸肝

以前有一位老師是腹針專家,完全不扎頭面及四肢關節的穴位,老師說腹針的最大功用就是“調補”,調理內臟,補充正氣,五臟安,正氣足,則百病皆消,還說過,腹針的最大缺點(也可以說優點)就是留針時間過長,一般至少要兩個小時以上,針刺過程,針細又扎淺,大約五分左右,腹部毫無針感,幾乎每個病人在留針時都能入眠。

筆者的觀點是,在腹部扎二三十針只能調理五臟六腑的氣機,很難達到補的作用,除非是用溫灸,才能起到溫補溫陽的作用,而腹針真正達到的補的作用是久臥留針。《素問.五藏生成》:“人臥,血歸於肝,肝受血而能視,足受血而能步,掌受血而能握,指受血而能攝”,藉由針灸來臥床休息,透過針刺疏通經絡,透過臥床補充肝血,一通一補,正氣才能漸漸提高。

現代人的生活多是陽過於亢奮,過於焦躁、緊張,在城市生活的人,由於太繁忙,或多或少,肝血都偏於低,肝血偏低就難以濡養四肢,肌肉就越來越僵化,尤其是頸肩部緊酸痛。因此,對於都市人而言,無論養生或治病,多臥床或多休息不是壞事,只不過要注意掌握時間,比如,中午宜休眠一下,對於腦力和體力的恢復有很大的幫助,子時過後也應該要多臥床入眠,盡量少熬夜,多讓血歸於肝,多補充肝血,還有一些疾病也要多休息,如感冒、肝炎、肝硬化、腎炎、出血性急性病、低血壓、低血糖等。

所以腹針不僅是從應象思維在調五臟六腑,更重要是久臥,如果能在臥床當中,多配合呼吸吐納調氣,再配合五音療法,讓自己的心情多沉澱一下,多休養一下,身體自然產生自我修復正氣的機能。

20170727_163302.jpg

腹 針 療 法

 

廣告

《內經》論針灸調肝

《靈樞.厥病》:“厥心痛,色蒼蒼如死狀,終日不得太息,肝心痛也,取之行間、太衝。”

注:從五臟針法的體系而言,五臟的經脈都能治心痛,那就要看哪一條經脈出了問題,《靈樞.厥病》說大都、太白可治,然谷、太溪可治,魚際、太淵也可治,這就得看哪一個臟或經脈有堵到。這裡會用到行間、太衝,主要是因為這個人面色蒼青如死灰,體現出肝陰外泄,需要調肝經來使恢復肝臟的功能。

《靈樞.厥病》:“厥頭痛,頭脈痛,心悲善泣,視頭動脈反盛者,刺盡去血,後調足厥陰。”

注:頭痛病證有標本層次,心悲善泣是肝氣鬱結實證,體內自然產生肺金的悲泣來制約肝木,所以治厥陰肝木是治本,而在頭上刺絡放血是治標,標本併治才能延長針灸療效。

《靈樞.雜病》:“心痛引小腹滿,上下無常處,便溲難,刺足厥陰。”

注:“上下無常處”是內風的特點,而內風則是厥陰肝木失調引起的,必當調足厥陰肝經。重點不在足厥陰能治心痛、少腹脹痛、大小便困難,調足厥陰主要是處理“上下無常處”這個病證。

肝經.gif

《靈樞.雜病》:“小腹滿大,上走胃,至心,淅淅身時寒熱,小便不利,取足厥陰。”

注:下腹痛至胸部,小便不利,屬於裏證,但不見得必要用足厥陰,足太陰、足少陰也都可能會用到,然而“淅淅身時寒熱”是外風表證,從足三陰經來挑的話,首選足厥陰肝經,在天曰風,在地曰木,在人曰肝,無論內風或外風,都必須調理肝。

《靈樞.雜病》:“腰痛,…痛上熱,取足厥陰。”

注:此段的前面是“腰痛,痛上寒,取足太陽陽明。”意思是說,腰痛,上部發涼,可溫通多氣多血的經脈(足太陽陽明),如果是腰痛,上部發熱,可取足厥陰肝經,然而《素問.刺腰痛篇》有說到:“腰痛…中熱而喘,刺足少陰…上熱,刺足太陰。”這說明發熱腰痛者,還可考慮到足三陰經,可能是陰虛發熱的腰痛,或者濕熱型腰痛,具體還是要辨經、辨證才能決定治療。

《素問.痿論》:“肝主身之筋膜……肝氣熱,則膽泄口苦筋膜乾,筋膜乾則筋急而攣,發為筋痿。……各補其滎,而通其俞,則病已矣。”

注:《西溪書屋夜話錄》:“肝氣,肝風,肝火,三者同出而異名。”肝氣鬱結化火,火邪傷陰則風動,所以肝氣熱的原本問題是肝氣鬱結,疏肝調氣是治本,法用行間、太衝倒馬。

瀉手三里治急性腰扭傷

男,智利人,礦工,工作時不慎腰扭傷,來診時行動緩慢,腰不得俯仰,一開始先針瀉人中穴,無效果,之後再針刺雙手三里穴,用提插捻轉瀉法,吩咐病人稍微搖動腰部,起針後,病人自訴好轉95%,效果良好。

《針灸甲乙經》:“腸腹時寒,腰痛不得臥,手三里主之。”手三里

由此可見,手三里對於腸腹寒症和腰痛都有效果,臨床上,手三里可配合足三里和建里,合稱“三里穴”,調理一切腸胃疾病,可在這個基礎方上,根據寒熱虛實作適當的穴位加減。

手三里對急、慢性腰扭傷有不錯的效果,從經絡的角度來看,手陽明經似乎與腰部的足太陽經和督脈沒連貫,但是從手臂的應象思維看來,手三里可以對應三焦中的中焦,對整體而言,可對應腰腹部,對腿部而言,可對應膝蓋。所以,不單是對於有腹、腰有療效,還能對應健側的膝蓋。

臨床上,要針刺手三里壓痛反應點,對於氣血痹阻的病症效果較好。

 

神奇的郭氏消瘤針法

2013年我曾在杭州的時候,遇到一位老師參加過2010年青島辦的董針培訓班,當時他就有見識過郭家樑前輩的消瘤針法,具體怎麼表演我是沒看過,但看到楊維傑前輩在他的部落格也有說道消瘤針的神奇之效,可見得這套針法的威力。

當時在杭州時,李阿姨說他有子宮肌瘤,這位老師就當場給李阿姨用消瘤針法,隔天時我剛好有空跟李阿姨去西湖逛逛,一整天下來,她都很不舒服,走不太動,尤其是下腹痛,到了晚上的時候,她就臥床病倒了,好像某某人又有給他下針(不是消瘤針法),但不久之後,跑廁所去,瘤塊就從下陰排出來了,形狀像一個"死嬰",有點噁心。

至於扎什麼穴位,其實也不是什麼特效位,或是特別的手法和針具,而是運用針灸的“心法”,有可能跟道家或佛家有關係。

古人說:「醫者意也。」

孫思邈說:「夫為針者,不離乎心。」

在心意層面下功夫,是針道最高境界,醫者內心的氣場如何感應到病人身上,是要透過平時的修煉才可以達到的,有時候,我們一直停留在方法上,如何辨證、辨經,如何針,如何用穴,而忽略了內心層面的修煉。所以佛家一句話說“達摩西來一字無,全憑心意下功夫”,因為當時的和尚太執著於外相的修行,達摩來震旦傳的佛法是傳佛的心法,而不是表面工夫,這就好比針灸一樣,針灸有針灸的心法,不是單純在經絡、臟腑、氣血、筋骨的層次而已。

西湖.jpg

杭 州 西 湖

酸甘化陰降相火

在江西時,有一次因為吹空調太久,不小心中了感冒,症狀是全身無力、頭重、發燒、畏寒、無胃口、嗜睡。因為徐老師繁忙,沒有幫我診病,直接叫我服兩劑的葛根湯,服完後,大汗出,心悸,煩躁,發熱畏寒皆無,但仍無力感,無胃口,當時什麼都不想吃不想喝,唯一只想吃酸的東西,雖然當時大熱天攝氏40度左右,還是勉強自己騎腳踏車去買楊梅汁、酸梅汁、烏梅汁來喝,大量喝完後,一天近十次的拉稀,但體力和胃口越來越好,覺得自己又重生的感覺。

20130615_114031.jpg

此例應該是屬溫病範疇,溫病屬虛症,當時在江西時,因為吃素所以在外面都吃很少,體質很虛弱,再加上空調太強,外面近40度的大熱天,內外兩傷,如果用葛根湯發表,榮氣太弱,恐傷陰津。當時服的是60g乾葛和15g的麻黃,太過,所以之後用酸甘化陰的楊梅汁、酸梅汁、烏梅汁而得解。

圓運動古中醫學烏梅白糖湯

人身榮衛。榮屬木火,其性疏泄;衛屬金水,其性收斂,主管表氣,而根於裏氣。節令一交木氣,大氣降極而升,疏泄起來。中氣不足之人,本身的榮氣,即隨造化的木氣升動疏泄。乙木為風木,甲木為相火。裏氣的乙木升而甲木不降,則相火外泄。榮氣與木火升泄,故發熱。熱由木火升泄,故發熱不惡寒。榮衛失和,故頭痛身痛,相火外泄的多,故發熱甚大。火泄中虛,故神智昏迷、精神倦怠也。此證脈象洪盛,乃木火外泄。重按虛微,乃木火之虛。虛者,木火升泄自傷本氣也。病在榮衛之時,外泄之相火,正在浮游,尚未化生定在之熱,故舌上無胎。烏梅酸收,降甲木安乙木,斂相火而大補木氣。木氣動于上必虛於下, 故烏梅為風木要藥。收而不澀,能生津液,溫病尤宜。白糖能補中而不橫滯,與烏梅酸甘生陰,最宜溫病虛證,故服之病癒。若發熱仍兼惡寒,是感大氣之疏泄,又感大氣之收斂,而本身衛氣,閉束不舒,故加薄荷。以開衛氣之閉束也。脈來躁急模糊,根本動搖之象。

針藥並治一例情志病

女,智利人,二十九歲,生物學博士生,自訴一星期前情緒過於激動,過度悲傷及憤怒,隔天醒來時,兩腳無力,無法控制肢體,言語不清,平時全身肌肉僵硬、易便秘,偶爾會頭痛、頭暈,舌質紅點多,脈稍滑。

生氣.jpg初診:針大陵、太衝、內關、地機、印堂、神庭、廉泉。

二診:好轉。藥服風引湯(飯後),針刺地機、太衝、足三里、內關、風市、印堂、神庭、舌三針。

三診:恢復良好,言語清楚,可自己走路。針藥同上。

大陵瀉心包鬱火,太衝疏肝解鬱,內關、神庭、印堂安神鎮定,地機止思慮,風市、足三里提高腿部肌力,舌三針改善言語障礙。

患者怒氣上攻,肝陽上亢,用風引湯的金石藥物清涼重鎮。

刺血治小兒發熱

這是發生在我的小孩身上,第一次發燒時還未滿一歲,當時是去打疫苗,打完後,幾天後的某一個晚上就燒起來,哭鬧不停,當時不想送急診,但在家人的壓迫和自身的固執之下,不仿來放血看看,取風府穴點刺出血,出血後不到幾分鐘,小孩就靜下來入睡了,一個小時後,額頭溫度完全正常。

第二次出血經驗,小孩不到兩歲,也是去打完疫苗後幾天,突然晚上燒起來,右鎖骨外端下面,大概雲門穴的周圍長一個膿包,紅、腫、熱、痛(小孩不會說話,但肯定是痛才會哭鬧),取風府穴點刺出血,不久即安定下來可入睡,隔天早上幫小孩換衣服,才發現身上長一個1cm X 1.5cm的膿包,心理沒有數,還是送急診給西醫處理了。

第三次出血是小孩外感風邪,感冒發燒,無汗,滿臉通紅,情況較緊急,考慮這種狀況送醫院也是吃退燒藥而已,很損免疫力,當時想要點刺風府穴出血,但是小孩頑強抵抗,不停哭鬧,唯一較容易刺中的部位是耳朵(不會動),取採血針在耳尖穴點刺放血,當時力道可能太重,流出非常多血,血直流至臉部,出血後,不到幾分鐘即入睡,一個小時後再去觀察一下,燒完全退掉,臉部血色完全正常,療效是出乎意外的快。

 

風府穴對刺出血的經驗是來自於董氏針灸:

【總樞穴】

部位:後頭部入髮際八分。
解剖:丹田神經。
主治:嘔吐、六腑不安、項痛、心臟衰弱、霍亂、發言無聲。
取穴:當後頭部入髮際八分處是穴。
手術:針深一分至二分,用三棱針最有效,尤其小兒
注意:對本穴一般針深禁止超過三分,但失音者可針深至三分,使其發音恢復正常。
用三棱針出血時,應用手將本穴之肌肉捏起,而後刺之。

從主治範圍看來,完全與風府穴的用法相吻合,嘔吐、六腑不安、霍亂是由暑濕外邪所侵入,得之於風、寒、暑、熱,飲食生冷之邪,雜揉交病於中,以風邪為首,帶領其它淫邪侵入。發言無聲屬外感風邪。最重要的關鍵語是用三棱針最有效,尤其小兒,小兒外感風邪,易陽盛發熱,最宜出血泄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