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:臨床隨筆

針刺通經絡,臥則血歸肝

以前有一位老師是腹針專家,完全不扎頭面及四肢關節的穴位,老師說腹針的最大功用就是“調補”,調理內臟,補充正氣,五臟安,正氣足,則百病皆消,還說過,腹針的最大缺點(也可以說優點)就是留針時間過長,一般至少要兩個小時以上,針刺過程,針細又扎淺,大約五分左右,腹部毫無針感,幾乎每個病人在留針時都能入眠。

筆者的觀點是,在腹部扎二三十針只能調理五臟六腑的氣機,很難達到補的作用,除非是用溫灸,才能起到溫補溫陽的作用,而腹針真正達到的補的作用是久臥留針。《素問.五藏生成》:“人臥,血歸於肝,肝受血而能視,足受血而能步,掌受血而能握,指受血而能攝”,藉由針灸來臥床休息,透過針刺疏通經絡,透過臥床補充肝血,一通一補,正氣才能漸漸提高。

現代人的生活多是陽過於亢奮,過於焦躁、緊張,在城市生活的人,由於太繁忙,或多或少,肝血都偏於低,肝血偏低就難以濡養四肢,肌肉就越來越僵化,尤其是頸肩部緊酸痛。因此,對於都市人而言,無論養生或治病,多臥床或多休息不是壞事,只不過要注意掌握時間,比如,中午宜休眠一下,對於腦力和體力的恢復有很大的幫助,子時過後也應該要多臥床入眠,盡量少熬夜,多讓血歸於肝,多補充肝血,還有一些疾病也要多休息,如感冒、肝炎、肝硬化、腎炎、出血性急性病、低血壓、低血糖等。

所以腹針不僅是從應象思維在調五臟六腑,更重要是久臥,如果能在臥床當中,多配合呼吸吐納調氣,再配合五音療法,讓自己的心情多沉澱一下,多休養一下,身體自然產生自我修復正氣的機能。

20170727_163302.jpg

腹 針 療 法

 

廣告

《內經》論針灸調肝

《靈樞.厥病》:“厥心痛,色蒼蒼如死狀,終日不得太息,肝心痛也,取之行間、太衝。”

注:從五臟針法的體系而言,五臟的經脈都能治心痛,那就要看哪一條經脈出了問題,《靈樞.厥病》說大都、太白可治,然谷、太溪可治,魚際、太淵也可治,這就得看哪一個臟或經脈有堵到。這裡會用到行間、太衝,主要是因為這個人面色蒼青如死灰,體現出肝陰外泄,需要調肝經來使恢復肝臟的功能。

《靈樞.厥病》:“厥頭痛,頭脈痛,心悲善泣,視頭動脈反盛者,刺盡去血,後調足厥陰。”

注:頭痛病證有標本層次,心悲善泣是肝氣鬱結實證,體內自然產生肺金的悲泣來制約肝木,所以治厥陰肝木是治本,而在頭上刺絡放血是治標,標本併治才能延長針灸療效。

《靈樞.雜病》:“心痛引小腹滿,上下無常處,便溲難,刺足厥陰。”

注:“上下無常處”是內風的特點,而內風則是厥陰肝木失調引起的,必當調足厥陰肝經。重點不在足厥陰能治心痛、少腹脹痛、大小便困難,調足厥陰主要是處理“上下無常處”這個病證。

肝經.gif

《靈樞.雜病》:“小腹滿大,上走胃,至心,淅淅身時寒熱,小便不利,取足厥陰。”

注:下腹痛至胸部,小便不利,屬於裏證,但不見得必要用足厥陰,足太陰、足少陰也都可能會用到,然而“淅淅身時寒熱”是外風表證,從足三陰經來挑的話,首選足厥陰肝經,在天曰風,在地曰木,在人曰肝,無論內風或外風,都必須調理肝。

《靈樞.雜病》:“腰痛,…痛上熱,取足厥陰。”

注:此段的前面是“腰痛,痛上寒,取足太陽陽明。”意思是說,腰痛,上部發涼,可溫通多氣多血的經脈(足太陽陽明),如果是腰痛,上部發熱,可取足厥陰肝經,然而《素問.刺腰痛篇》有說到:“腰痛…中熱而喘,刺足少陰…上熱,刺足太陰。”這說明發熱腰痛者,還可考慮到足三陰經,可能是陰虛發熱的腰痛,或者濕熱型腰痛,具體還是要辨經、辨證才能決定治療。

《素問.痿論》:“肝主身之筋膜……肝氣熱,則膽泄口苦筋膜乾,筋膜乾則筋急而攣,發為筋痿。……各補其滎,而通其俞,則病已矣。”

注:《西溪書屋夜話錄》:“肝氣,肝風,肝火,三者同出而異名。”肝氣鬱結化火,火邪傷陰則風動,所以肝氣熱的原本問題是肝氣鬱結,疏肝調氣是治本,法用行間、太衝倒馬。

神奇的郭氏消瘤針法

2013年我曾在杭州的時候,遇到一位老師參加過2010年青島辦的董針培訓班,當時他就有見識過郭家樑前輩的消瘤針法,具體怎麼表演我是沒看過,但看到楊維傑前輩在他的部落格也有說道消瘤針的神奇之效,可見得這套針法的威力。

當時在杭州時,李阿姨說他有子宮肌瘤,這位老師就當場給李阿姨用消瘤針法,隔天時我剛好有空跟李阿姨去西湖逛逛,一整天下來,她都很不舒服,走不太動,尤其是下腹痛,到了晚上的時候,她就臥床病倒了,好像某某人又有給他下針(不是消瘤針法),但不久之後,跑廁所去,瘤塊就從下陰排出來了,形狀像一個"死嬰",有點噁心。

至於扎什麼穴位,其實也不是什麼特效位,或是特別的手法和針具,而是運用針灸的“心法”,有可能跟道家或佛家有關係。

古人說:「醫者意也。」

孫思邈說:「夫為針者,不離乎心。」

在心意層面下功夫,是針道最高境界,醫者內心的氣場如何感應到病人身上,是要透過平時的修煉才可以達到的,有時候,我們一直停留在方法上,如何辨證、辨經,如何針,如何用穴,而忽略了內心層面的修煉。所以佛家一句話說“達摩西來一字無,全憑心意下功夫”,因為當時的和尚太執著於外相的修行,達摩來震旦傳的佛法是傳佛的心法,而不是表面工夫,這就好比針灸一樣,針灸有針灸的心法,不是單純在經絡、臟腑、氣血、筋骨的層次而已。

西湖.jpg

杭 州 西 湖

酸甘化陰降相火

在江西時,有一次因為吹空調太久,不小心中了感冒,症狀是全身無力、頭重、發燒、畏寒、無胃口、嗜睡。因為徐老師繁忙,沒有幫我診病,直接叫我服兩劑的葛根湯,服完後,大汗出,心悸,煩躁,發熱畏寒皆無,但仍無力感,無胃口,當時什麼都不想吃不想喝,唯一只想吃酸的東西,雖然當時大熱天攝氏40度左右,還是勉強自己騎腳踏車去買楊梅汁、酸梅汁、烏梅汁來喝,大量喝完後,一天近十次的拉稀,但體力和胃口越來越好,覺得自己又重生的感覺。

20130615_114031.jpg

此例應該是屬溫病範疇,溫病屬虛症,當時在江西時,因為吃素所以在外面都吃很少,體質很虛弱,再加上空調太強,外面近40度的大熱天,內外兩傷,如果用葛根湯發表,榮氣太弱,恐傷陰津。當時服的是60g乾葛和15g的麻黃,太過,所以之後用酸甘化陰的楊梅汁、酸梅汁、烏梅汁而得解。

圓運動古中醫學烏梅白糖湯

人身榮衛。榮屬木火,其性疏泄;衛屬金水,其性收斂,主管表氣,而根於裏氣。節令一交木氣,大氣降極而升,疏泄起來。中氣不足之人,本身的榮氣,即隨造化的木氣升動疏泄。乙木為風木,甲木為相火。裏氣的乙木升而甲木不降,則相火外泄。榮氣與木火升泄,故發熱。熱由木火升泄,故發熱不惡寒。榮衛失和,故頭痛身痛,相火外泄的多,故發熱甚大。火泄中虛,故神智昏迷、精神倦怠也。此證脈象洪盛,乃木火外泄。重按虛微,乃木火之虛。虛者,木火升泄自傷本氣也。病在榮衛之時,外泄之相火,正在浮游,尚未化生定在之熱,故舌上無胎。烏梅酸收,降甲木安乙木,斂相火而大補木氣。木氣動于上必虛於下, 故烏梅為風木要藥。收而不澀,能生津液,溫病尤宜。白糖能補中而不橫滯,與烏梅酸甘生陰,最宜溫病虛證,故服之病癒。若發熱仍兼惡寒,是感大氣之疏泄,又感大氣之收斂,而本身衛氣,閉束不舒,故加薄荷。以開衛氣之閉束也。脈來躁急模糊,根本動搖之象。